深网 | 专访俞敏洪:被公众误解不可怕,我如何消解焦虑?

[摘要]俞敏洪说。“焦虑对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存在,我有办法平衡自己的焦虑,我的焦虑不会外化,会自我消解”。俞敏洪能自我消解焦虑的原因之一是,他能平和的接受“老天给的各种安排”。

作者:安然

在民营教育领域,新东方的名气相当一部分源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自带“IP”效应。2016年俞敏洪在电影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中客串了一位英文老师,这为新东方节省了几百万的广告植入费用。

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。强大的IP效应也会给新东方和俞敏洪本人带来不少烦恼。俞敏洪说过的每句话都会被拿出来反复琢磨、演绎,甚至是曲解,最后选择性的内化到每个人的认知体系当中。这时候,IP本源就可能被置于风口之中,近一两年不少颇有争议的“俞式语录”就是这样被发酵出来的。

对于这一点,俞敏洪有些无奈,但也表示理解。北大毕业的俞敏洪骨子里还是相信思想的“独立、自由、批判、创造” 。

俞敏洪理解的“包容”不仅表现在他的话语体系中,更体现到他对出走新东方高管的态度及子女的教育当中。

毫无疑问,新东方是教育领域的“黄埔军校”。仅从新东方内部出去创业且做得不错的教育公司就有上百家。其中,曾经的新东方高级副总裁沙云龙创办的朴新教育、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的跟谁学等都已上市。

每次高管的“另起炉灶”都会带走一批资源和名师,对新东方来说,无疑是割肉。但俞敏洪会从另外一个视角看待这个问题。“真正属于新东方的东西是拿不走的,即使拿走了也正常,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中,你不往里冲,别人也会往里冲,如果周围都是一帮你的小兄弟做成的优秀教育公司,你是不是会更加感到骄傲”,俞敏洪对《深网》说。

“我性格中也有缺陷,比如优柔寡断,情感过分丰富”,俞敏洪说。这种优柔寡断和重感情在新东方发展前期体现的更为明显。

“俞老师那一代的企业家重感情,把一个人安排在一个岗位上,如果这个人几年都没有出成绩,俞老师的第一反应不是撤职,而是把这个人先放在其他岗位再看看,他第一反应不会是这个人的能力不行,而是这个工作可能就是不适合这个人,没让他的长处发挥出来。但业务风口期是不会给企业和管理者试错机会的,过了就是过了,再赶上就要花10倍的力气”。 一位已经离开新东方的员工对《深网》表示。

“重感情,情感过分丰富”对以追求增长和利润为主的上市公司来说,或许不是好事,但另一方面也让人产生信赖,让部分人喜欢跟俞敏洪一起做些事情。

2014年,俞敏洪与盛希泰共同创办了洪泰基金,如今的洪泰资本已经形成了以“股权投资板块+综合金融板块+实业板块”为核心的三大战略架构。“洪泰做得比较大,主要是因为泰哥属于全资本产业链的全才人物,他能调动很多资源。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教育,不在投资”,俞敏洪对《深网》说。

”新东方对均衡教育及贫困地区的教育能做什么事情,这是我未来最重要的事情。”10月21日上午,俞敏洪出现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“互联网之光博览会”的一场发布会上,为新东方旗下品牌OK智慧教育站台,“因为这个公司承载了新东方在TO B领域、特别是对公学校的很多构想和业务”,俞敏洪对《深网》表示。

教育和公益之外,俞敏洪现在会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去读书和锻炼。“读书是我独处的方式,滑雪、骑马、徒步等运动可以部分缓解焦虑”,俞敏洪说。“焦虑对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存在,我有办法平衡自己的焦虑,我的焦虑不会外化,会自我消解”。

俞敏洪能自我消解焦虑的原因之一是,他能平和的接受“老天给的各种安排”。“人生永远不可能知天命,因为天命总是在变,更加重要的是,人到了一定的程度,如何能平和地接受老天给你的各种安排,并且想办法把他往好的方向进一步的引导,这是我们能做的全部的事情,”俞敏洪说。

在子女教育中,俞敏洪相信“人各有命,富贵在天”,给孩子最大的自由,对他们唯一的要求是“能自己养活自己”。

以下是腾讯《深网》专访俞敏洪实录:

《深网》:OK智慧教育的企业主体是北京点石经纬科技有限公司,新东方集团只占了26.85%的份额?

俞敏洪:点石经纬创办之初就是新东方的公司,后来我们做了股份改造,这样有助于点石经纬独立发展,但本身还是新东方系统里面的公司。智慧教育是我最重视的业务之一。

《深网》:我们发现新东方发展前20年基本每十年一个坎,还有4年新东方就迎来了第3个十年,您有没有预测过新东方未来几年会遇到哪些问题?

俞敏洪:也不是那么均衡,过几年就会有个坎,现在新东方的坎就是如何在传统教育和科技教育中找到链接的桥梁。这既是一道坎,也是挑战,但是根据教育的本质来做这件事情,未来会做得不错。

《深网》:2008年-2018年是K12教培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,您觉得未来10年教培行业会向哪个方向发展?

俞敏洪:2008年-2018年既是K12教培黄金的十年也是混乱的十年,到现在还没有理出个头绪,不少人在做教育公司时,并非抱着对教育本质的探索心态来做教育公司,很多是抱着资本和互联网技术的心态,甚至是营销的心态,这些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水落石出。从2019年开始到2024/2025年,将是教育领域公司再次洗牌的一个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最后洗出来的,大概就是在科技应用、教育本质、教学质量、教育产品方面都很优秀的公司,这时候才是教培行业发展的黄金期。

《深网》:纯在线教育公司在您说的这个阶段还有机会吗?

俞敏洪:当然有,有些在线教育公司是很好的公司。

《深网》:这跟您说的不矛盾吗?

俞敏洪:不矛盾,我说的是教育本质。教育本质可以通过地面教育体现,也可以通过在线体现。

《深网》:您觉得在线教育的本质是什么?

俞敏洪:把学生教成一个全面发展的、人格性格健全、学习成绩也很好的人才。在这方面在线教育也可以做到。

《深网》:相对来说,新东方的线上业务发展的比较谨慎,您总结过原因吗?

俞敏洪:这是因为我始终坚持一个理念,要培养有人性、有情感、身心健康、能与大家和谐相处的学生群体,面对面的老师和家长的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。

不管科技怎么发展,不管机器人能对孩子灌输多少知识,孩子真正地健康地成长,必须是身心的成长,这包括对孩子学习兴趣的激发,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,这些不可能全靠机器带来,靠的是人与人的融合,大人对孩子的引导,是彼此之间气场的感知,这些再发达的科技都难以解决。

《深网》:您在自己的著作《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》中经常说新东方是一家很大气的公司,您自己也在做投资。大气是新东方和您个人投资一家公司的标准吗?

俞敏洪:我说的大气是一种企业文化,新东方不计较小事情。如果员工去创业的话,我们也会给投资,虽然一些人创办的公司在业务上有跟新东方竞争的情况,但这个就是处在朋友间相互竞争和相互合作之间,其实也会把这个领域做得更加有活力,也能开发出更加创新的产品和系统。现在证明新东方出去创业的人,已经有好几个上市公司了。在教育领域毫无疑问,新东方就是教育领域的黄埔军校,仅新东方自己的人出去创业且做得不错的教育公司都有上百家了。

《深网》:但是一些高管出去创业时会带走一批新东方的名师和资源,这个您怎么看?

俞敏洪:新东方本身也没变小哇,新东方本身也在不断发展。这个拿不走的,即使带走了一些教师资源也正常。在一个竞争的市场,你不往里冲,别人也会往里冲。如果周围都是一帮你的小兄弟做成的优秀教育公司,你是不是会更加感到骄傲。

《深网》:古语云“五十知天命”,对于您来说,现在什么最重要?是新东方还是其他?

俞敏洪:我觉得是生活和事业两方面的平衡吧。我的事业不再是新东方的上市、赚钱、营销、管理等,这些新东方的人依然会做运营层面的事。对于新东方我只把握几个关键的点。一是新东方正确的战略和发展方向,这个我还要参与;第二是新东方对于中国教育,尤其是均衡教育及贫困地区的教育能做什么事情,这是我未来最重要的事情;第三是我个人如何将人生变得愉快、和平、完善。比如说包括应酬、读书,给自己更多的休息,让自己有时间锻炼身体,这也是我比较关注的事情。

人生永远不可能知天命,因为天命总是在变,更加重要的是,人到了一定的程度,如何能平和地接受老天给你的各种安排,并且想办法把他往好的方向进一步的引导,这是我们能做的全部的事情。

《深网》:现在对您来说,新东方这家公司意味着什么?

俞敏洪:新东方对我来说,依然是我的精神寄托之一,我也不希望新东方最后就失败了,就没了。我觉得新东方未来做商业上的教育以外,还可以做更多的有情怀的教育。

《深网》:您个人方面还跟盛希泰先生创办了洪泰基金,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?

俞敏洪:当初我们创办这个基金公司是为了帮助年轻的创业者,所以我们做天使投资。有能力的青年人要做生意,他们的商业模式很好,但又没有本钱,我们就给他们钱来做这样的事情。现在做得比较大了,因为泰哥属于全资本产业链的全才人物,天使投资还在做,他能调动很多资源,PE、财富管理、资本运作等等都有。我觉得这样也挺好,就变成了全产业链的、能帮助创业者的行为,核心要素还是帮助创业者,让后一代的企业家能够通过我们更快的成长。

《深网》:除了企业家身份外,您也有成为知名投资人的梦想?

俞敏洪:我现在在投资领域已经比较有名气了(笑),因为投了不少项目,不少项目都已经上市了。但我的主要精力不是投资,还是教育。知名不知名,对我来说,并不重要。

《深网》:徐小平老师曾说过,俞敏洪老师是我心中的一座山,您怎么看这个评价?

俞敏洪:徐小平在天使领域的投资做得比我好多了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,徐小平身上的优点,例如思想能力、创新能力,是我永远赶不上的。但我身上的优点,例如管理能力,经营运营能力,我觉得他也比不了(笑)。这也是我们这帮好朋友又能“打架”,又能在一起,从来不分散的原因,因为我们都能从对方身上学到东西。

《深网》:您曾说过您的原生家庭特别是母亲对您影响特别大,您对您子女影响大吗?您对他们有何期待?

俞敏洪:我觉得我对他们的影响主要是脾气平和、与人为善。对他们期待,就是他们能有正常人的幸福快乐的生活就行。

《深网》:有没有想过,未来他们在事业上的建树会高于您?

俞敏洪:没有。我觉得人各有命,富贵在天,不要有这样的期待。有这样的期待,无形中就会把压力全部加在孩子身上了。我觉得应随着他们个性和天性的发展,他们有自我奋斗的精神,那更好。但是如果过一些平和老百姓的生活,那也更好。但前提是他们要能养活自己。

《深网》:在OK智慧教育的发布会上,您说比较喜欢余华和冯唐的小说?您最近在看哪些类型的书?

俞敏洪:喜欢看余华和冯唐的小说是因为他们的小说跟我的气质比较吻合。但莫言的我也很喜欢。前两天我跟苏童一起吃饭,他的书我也很喜欢。但我读的书最多的不是小说,而是思想类的作品。亚当斯密的《国富论》等经济类的书也会读。

《深网》:读书是您对抗焦虑的方式吗?

俞敏洪:读书是我独处的方式,相当于请了一个大家来给你讲课。读书就是一种无声的课堂。

《深网》:您平时会有焦虑吗?

俞敏洪:有哇,有太多的焦虑了,但我有办法平衡自己的焦虑,我的焦虑不会外化,会自我消解。

《深网》:怎么消解?

俞敏洪:(笑)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都可以。运动也是我化解焦虑的方式,我滑雪、骑马、游泳、徒步,这是我的常态。你看我的体型保持得还不错。只要你有本领自我消解,焦虑就不是问题,焦虑对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存在。消解不好的人,焦虑就会叠加,最后就会出问题。消解不了的,就要考虑焦虑的源头,实在不行的话,就把源头砍掉。

《深网》:砍掉源头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,很多人都会有执念。

俞敏洪:是不容易,但是能砍掉的。

《深网》:在商界中您最欣赏谁?

俞敏洪:任正非。

《深网》:欣赏他什么?

俞敏洪:第一,不嚣张;第二,不夸张;第三,有理性;第四,实实在在地把钱投在了该投的地方。

《深网》:有上过您课的学生说,对您最大的印象是,您很容易让人百分百相信您,您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

俞敏洪:不用特意做到哇,只要做到别骗人,该吃亏时就吃亏,不要占小便宜,保持诚信,对别人善良,不难做到的。

《深网》:您觉得您的缺点是什么?

俞敏洪:优柔寡断,情感过分丰富,比较容易激动,也比较容易被别人的“花言巧语”给感动了(笑)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c6c.cn